首页 >> 鼎浩学院 >> 信托投资班
信托投资班

风险管理大师彼得·L·伯恩斯坦:没回报 就不要冒险

来源:鼎浩投资    发布时间:2014-05-12    点击量:593

     “我对历史有着浓厚的兴趣,它可以与我对话。”身兼作家和投资咨询师的彼得·L·伯恩斯坦如是说。在他刚进入哈佛大学学习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的巨著《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震撼了他。伯恩斯坦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开始密切关注金融体系的运作模式。


  从哈佛毕业后,伯恩斯坦先后涉足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战时战略服务处(OSS)、威廉姆斯学院、纽约联合银行(先是管理债券投资组合,后又负责外汇管理)。此后,他又在父亲的老式财务管理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最终,他成立了自己的投资管理公司,为客户提供高水平的投资咨询服务,服务对象包括一些大型基金会和大型的个人信托及财务管理公司。


  伯恩斯坦著作颇丰,撰写了许多文章和著作,介绍了风险管理的发展历程,从原始的管理办法一直到最新进展,分析了现代投资(000900)组合理论及行为金融学。


  “人们一直认为,风险就是遭受损失的几率。”伯恩斯坦说,“人们都可能面临损失。但在资本主义社会里,风险也是机遇的代名词。人人都知道,如果不努力工作饭碗就不会有保障。‘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也是每个资产管理者都应牢记于心的信条。”


  你能打败市场吗?


  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许多职业投资顾问十分藐视学术理论,而伯恩斯坦不同,他总是虚心向财经界的思想泰斗们请教,比尔·夏普就位列其中。


  1968年的一天,夏普给伯恩斯坦上了深刻的一课。夏普问他是否能够战胜市场。“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能否战胜市场,”伯恩斯坦如实回答,“我想,我们算是战胜过市场,在我刚入行的头十年里也许可以做到,因为当时的市场远没有现在这样复杂,只要掌握了比较系统的方法,那肯定是可以胜过大多数赤手空拳的投资大众的。”


  即使在股市蓬勃发展、日渐复杂的时候,机敏的投资者还是能经常打败市场。“我们买进了一些潜力很大的股票,”伯恩斯坦回忆道,“我们在市场上升时期,把握机会,大量买进好的股票——买进了丹碧丝,买进了吉列——大量地吃进。”


  这两只股票在其后长达30年之久的时间里都被认为是最有价值的投资对象。丹碧丝公司后来被兼并了,直到1997年时,吉列公司的股票仍然受到股民们的追捧。


  为什么在今天要战胜市场就如此困难呢?伯恩斯坦认为,其主要原因在于,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早期,机构投资者只占有某些好股票的一小部分份额,而今天的任何一家上市公司里,机构投资者的持股比例至少都占到一半以上。许多机构都不允许旗下的养老金基金以受益人的名义持有任何股票——这是自1929年的股灾以后,绝大多数保守型的投资机构立下的一条铁规,直到20世纪70年代都未曾动摇。


  一次长达两年的熊市终于让投资者开始关注风险理论。按标准普尔500指数测算,1974年的股市跌幅达40%之多。“投资者们需要新的方法来控制风险了”,带着这一理念,伯恩斯坦与《机构投资者》杂志合作,创立了《投资组合管理》期刊,并成为第一任主编。


  潜意识中的投资者


  在心理学意义上,金钱有着多重的含义。由于金钱与人们的自尊相联系,人人都想去博取,多多益善。在金钱上取得成功,成为供给者的角色,这折射出游戏主宰人的心理优势。


  伯恩斯坦说,损失厌恶、心理账户,以及过去二十多年来行为金融学产生的其他概念,都为价值投资赢得了投资大众的信任。


  “价值型投资正是这些概念的直接应用,”伯恩斯坦说,“人们在理解市场走向时往往抱有一种单纯的思想,他们只喜欢那些‘感觉舒服’的股票,对那些‘感觉不舒服’的股票根本不正眼相看,于是在价值估计上经常会犯大错误。因此,如果你对这些有了解的话,就可以成为赚钱的价值投资者了。”


  伯恩斯坦提醒说,20世纪末以及21世纪的投资策略有一种健康的风险观,其实非常简单:如果没有回报,就不要轻易冒险。一般投资者可能会觉得,与其告诉他们一条令人不愉快的忠告,还不如直接告诉他们哪只股票能涨到天价;但是,凡忽视这条忠告的投资者,总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你对不确定的事情所做的决策,并不是因为可能会出现坏的结果,”伯恩斯坦说,“当你决定做一件有风险的事情,必定是因为有什么目标吸引着你。而你所承担风险的大小,也要与预期的收获程度相当才行;反之亦然。如果你到银行去存钱,就不要指望今后30年内每年获得15%的收益;但如果你把钱投在一个小型高科技公司的股票上,这就是一件冒风险的事了。这家公司也许明天就会倒闭,你对那些复杂技术也了解得似是而非。总而言之,对于这种投资,你只能使用一小部分资金,因为赢的把握并不大,股价的下跌可能会使你束手无策。”


  选美比赛与市场先生


  我们可以把股市想象成一架天平,它会称量出投资者的信念。伯恩斯坦说:“股市并不是一种抽象事物,它由许许多多正在做决策的投资人组成的,每当你作出一个决策时,就如同下一次赌注,对手就是其他所有投资者。”


  不管出于有意还是无意,所有投资者都参与了一场竞赛,凯恩斯曾把这种竞赛比喻成20世纪30年代伦敦流行的一种选美比赛。


  伯恩斯坦解释道,“这个游戏之所以复杂,是因为投资者的对手永远都是其他投资者。就像刚才的选择,你可能是对的,有位姑娘确实很美,但也许其他所有人今年都喜欢红头发的姑娘,或者是出于其他原因,大家就对你的选择没有共鸣了。”


  传奇式的投资大师本杰明·格雷厄姆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描绘了市场的反复无常、难以驾驭。他说股市好比与一位频繁更改自己意见的合伙人相处,这位伙伴的主意天天都在变动,而且永远不会提前打招呼。


  如果你是一个谨慎的投资者、明智的生意人,你对自己持有股份的价值判断会被“市场先生”每天的播报所左右吗?当然不会,只有当你认为说得有理时,或者觉得有利可图时才会接受他的建议吧。当他报出一个荒唐的高价时,你会欢天喜地地把股份卖给他;当他报出超低价时,你也同样会愉悦地从他那再买些股份。但其他时候,你最好还是坚持自己的价值判断,在掌握公司的全面运营情况和财务状况基础上,作出正确的抉择。


  与此同时,选择还是一种可以让系统运转的奢侈品。“在你所承担的任何风险中,或者你所作的任何决定中,关键要看它的可逆性程度,”伯恩斯坦说,“这也就是为什么股票市场具有如此重要的地位,成为如此重要的制度,因为它就具有这样的可逆性。那些刚刚实行市场经济体制的国家,首先做的工作就是建立股票市场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如果一开始是建工厂、投资于高新技术、钻油井, 这些决策都是很难逆转的,一旦失误就会引发很严重的后果。”


  “股票市场为你提供了这样的机会,在你完成投资以后还可以更改自己的决定,”伯恩斯坦说,“因而,人们才愿意在那些可逆性差的项目上投资。我买了一只高科技公司的股票。公司自身无法更改它自己的决策,但我却可以更改我的决定,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把它再卖出去。”正因为如此,投资者们都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当某只股票风险太大,无法再支撑时,他们就可以撤资,另寻高明。


  Related 相关


  彼得·L·伯恩斯坦小档案


  1936年秋,伯恩斯坦进入哈佛大学。从哈佛毕业后,伯恩斯坦先后涉足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战时战略服务处(OSS)、威廉姆斯学院、纽约联合银行(先是管理债券投资组合,后又负责外汇管理)。


  此后,他又在父亲的老式财务管理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最终,他成立了自己的投资管理公司。


  他于1965年在兰登书屋出版的《货币、银行与黄金启蒙》一书也大受欢迎,一面世即售出数万册,直到今天都还是许多高校经济学课程的基础教材。


  1973年,他和妻子巴巴拉以自己的名义又创办了一家新的投资咨询公司,为一些大型基金会、投资管理人和大型个人信托机构提供高级投资咨询服务。


  1974年,伯恩斯坦创办了《投资组合管理期刊》,1997年,伯恩斯坦成为第四个获得了“卓越专业表现奖”的人,备受大家瞩目。这是由美国投资管理与研究协会颁给证券分析师和投资组合管理者的最高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