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资讯 >> 鼎浩宏观经济研究
鼎浩宏观经济研究

行业研究——断供担忧下的原油走向

来源:鼎浩财富    发布时间:2018-09-11     点击量:50



目   录


一、简介

二、原油供给

2.1全球产量增加及OPEC扩产

2.2美国扩产

2.3俄罗斯和加拿大扩产

2.4沙特及主要OPEC成员国扩产

2.5断供风险--委内瑞拉减产

2.6断供风险-伊朗制裁面临出口遏制

三、原油需求

3.1贸易战及经济下行导致需求下降

3.2季节性-核心国家需求淡季

四、原油价格预测

4.1多头空头持仓量博弈相当导致价格居高不下

4.2新兴市场经济风暴及美元避险导致原油利空概率加大

4.3不确定因素-地缘政治增加断供风险

4.4供需格局变化导致价格难以上行

五、总结


 

摘要

当前国际原油市场的风险点在于贸易摩擦对于全球经济的冲击导致原油需求的下滑和美国封锁伊朗出口导致的原油供给下滑。这两个问题是当前困扰原油价格的主要因素,在市场中谁更占据优势谁将决定未来原油价格的走势。但就目前来看,这两方面的因素同时在发酵,并且尚未看到改善的迹象,这也是近期原油持仓以及基金净多头出现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


8月的各能源署显示,因7月各国开始增产,其中美国,俄罗斯,沙特以及伊拉克在不断的小幅度增产,反之,委内瑞拉,利比亚等一些新兴国家因政局动荡,国内经济不景气等缘故,原油产量增产不及预期,其中供给风险的核心因素—美国11月为伊朗发起制裁,因次,下半年伊朗原油供应端断供等风险。其次,全球需求量因国际局势,贸易摩擦,经济下行等风险,以及季节性淡季,需求端收紧风险。预计短期9-10月供需紧平衡,下半年年末预计出现供大于求的局面。

 


 

一、简介


2018年上半年,国际油价持续上涨,一方面是由于供需基本面的强劲支撑,尤其是在OPEC与非OPEC的合力减产情况下,整个原油市场的库存去化十分显著;另一方面在地缘政治危机的多次冲击之下,市场在低库存,低供给弹性的情况下反应强烈。而后6月减产会议后,决定7月增产。当前时点,在委内瑞拉原油产量大幅下降,伊朗面临美国制裁危机,美国页岩油供给受管道与出口设施限制的情况下,OPEC7月及时选择增产,消除供给短缺担忧,控制国际油价涨幅。 


 


已知80%的全世界原油储备来自OPEC成员国,而中东占据了65.36%的OPEC储备量。截止2017年,OPEC成员国有着1,2114.21亿桶的储备量。其中储量最多的委内瑞拉,其次沙特阿拉伯,再是伊朗以及伊拉克的石油储量占据市场绝大多数的OPEC储备量,如果其中国家的原油产量出现问题,势必给全世界原油供应造成紧张。

 

二、 原油供给


7月后全球产量小幅增产。非OPEC国家减产执行不高,OPEC国家除了(沙特和伊拉克)执行较高。一方面因各产油国经济波动风险缘故(尤其新兴国家),另一方面因地缘政治因素(伊朗断供担忧),导致7月后原油价格持续波动。目前委内瑞拉的原油产量释放不出来,其次伊朗产量受美国制裁消息及部分制裁实施导致产量下降。而OPEC能源储备排名第二的沙特阿拉伯,以及第四的伊拉克,减产执行率较低,处于增产状态。其次非OPEC国家比如俄罗斯,墨西哥,美国都在加码增产,但目前增产产量低于2016年的基准产量。不过按当前的增产速度,预计下半年供给量将加大,供大于求的情况有可能出现。


图表 1:伊拉克等六国减产执行率(%)

 


2.1全球产量增加及OPEC扩产

全球产量小幅度增长。OPEC成员国:沙特,伊拉克持续小幅度增产,而非OPEC成员国,比如俄罗斯,加拿大以及美国一直在小幅度增加产量。此后,OPEC将在9月11日召开特别会议,料进一步讨论在伊朗11月4日遭遇全面禁运后的产量再分配问题。


图表 2:全球及OPEC原油产量(百万桶\天)        图表 3:全球石油产量(百万桶\天)

 


6月减产会议结束后,OPEC各国降低减产比例,OPEC原油产量8月升至10个月新高,减产或已名存实亡部分OPEC成员国执行减产协议,原油产量从2016年第四季度的98百万桶下滑至2017年第三季度7月的96百万桶\天。而全球产量7月小幅下滑,6月产量99百万桶\天,7月98.5百万桶\天。而全球产量增速从17年第3季度开始以32.3%的增速缓慢增长。据EIA对于OPEC产量的预测,2019年OPEC产量均值将比2018年下滑14.6万桶/日,远小于美国原油增产的幅度。


2.2美国扩产


美国一直希望能够打压OPEC,成为原油定价主导权。


图表 4:非OPEC国家原油产量增长预期(百万桶\天)   图表 5:美国原油产量(千桶\天)

 


美国的产量影响原油格局的重要因素,产量持续递增。在供应方面,上周美国原油产量仍维持在创纪录的每日1100万桶,这是7月以来的水平。非OPEC成员国从6月之后,产量增速维持不变,而美国原油产量从年初开始逐月递增。从最新一期的数据来看,美国原油产量再次回到1100万桶/日,且目前尚未看到有丝毫停滞的迹象。EIA的报告预测,到2019年,美国原油产量的均值在1170万桶/日,峰值将达到1200万桶/日,较目前仍有100万桶/日的增长。


图表 6:美国原油钻机数量

 


图表 7:Eagle Ford 盆地钻机数(台)         图表 8:Permian盆地钻机数(台)

 


图表 9:Marcellus 盆地钻机数(台)     图表 10:Williston(Bakken)盆地钻机数(台)

 


美国采油钻机数提升增加产能利用率:8月31日美国采油钻机数为862台,较之前一周的数量增加2台。8月31日美国天然气钻机数为184台,较之前一周的数量增加2台,有效提升产量效率。


2.3俄罗斯和加拿大扩产


图表 11:俄罗斯原油产量(万桶\日)    图表 12:加拿大原油产量(万桶\日)

 


6月减产协议会议之前,俄罗斯在5月后产量就大幅上行,俄罗斯原油产量已经接近苏联解体后的最高水平,6月产量增加至11450千桶/日。同理加拿大也进一步增产。


2.4沙特及主要OPEC成员国扩产


图表 13:沙特原油产量(千桶\日)     图表 14:伊拉克、伊朗、利比亚原油产量(千桶\日)

 


目前,OPEC中,储备第二的沙特占据OPEC产量的主要产能,以弥补伊朗产量的主要来源因素,日产量也增长了10万桶由于7月沙特应特朗普喊话,开始增产,从2018年1月的10000万桶增产至10500万桶,平衡控制快速上涨的原油价格。


而伊朗的产量在7月缓慢下滑,产量至3739千桶\日。


其次,排名第四位的伊拉克借伊朗制裁,产量拐头小幅上行,7月增产至4556千桶\日。产量创新高,成为了供给增长的最大贡献者。


此外,而OPEC储备中排名第7,8位的利比亚和尼日利亚出现不同的涨幅尼日利亚经济较好,小幅增产,在2018年4月之后逐渐提升产能,增产至1664千桶\日。而利比亚饱受战争,局势不稳定,所以产量一直影响较大,7月产量下降至664千桶\日。


2.5 断供风险--委内瑞拉减产


图表 15:委内瑞拉产量与钻机数(座,百万桶\日)       图表 16:IEA预计委内瑞拉产能


OPEC储备排名第一的委内瑞拉原油产量大幅下跌,活跃钻机数下降至15年低位。目前已经降至127万桶/日的历史低位,相比2016年10月的基数减产量达到67.5万桶/日,减产执行率高达711%。当前委内瑞拉活跃石油钻机数已经下降至28座,接近02年石油工人大罢工时期的低点。未来委内瑞拉产量或将进一步下降,短期内未见回转可能。


长期投资不足以及经济失速是主要原因。委内瑞拉原油产量下降的主要原因还是经济因素,一方面由于自查韦斯以来,委内瑞拉的国家财政收入很大一部分投入到了非再生产领域,油气领域投资不足,导致产量衰减。另一方面,14年-16年的油价暴跌导致委内瑞拉财政情况急剧恶化,委内瑞拉背负大量负债。委内瑞拉的原油出口中,出口俄罗斯与中国部分用于直接还债,出口加勒比地区由于Petrocaribe协议的折扣也难以创造利润,真正能收到现金支付并创造利润的主要来自于出口美国。其次,并且来自美国的经济制裁导致这部分收入也受到影响。因此整个委内瑞拉赖以生存的原油经济体系受到重大影响。 


IEA预计委内瑞拉原油产能18年底将降至138万桶/日。根据IEA的预计,委内瑞拉的原油生产能力到18年底将降至138万桶/日的水平,未来将进一步下降至110万桶/日的水平。


2.6断供风险-伊朗制裁面临出口遏制


 


伊朗是目前原油供应影响最核心的因素。从过去上图可知,亚洲国家是伊朗出口的主要贸易国,占了全部出口的74%的出口量。其次是欧洲国家,但占比较小,占全部出口的26%的出口量。


而今年伊朗8月原油出口下降,主要来源是印度进口下降根据Bloomberg以及EA初步统计的出口数据显示,伊朗8月原油和凝析油的出口量大约为6400万桶,平均日出口量为206万桶,创下自2017年4月以来新低。8月份伊朗原油与凝析油出口量降幅约为40万桶/日至220万桶/日。

目前各国去争取到美国豁免的可能性似乎不大,由于美帝对伊朗的制裁态度很强硬,各国都有在表态。而日本就表现得很乖巧。9月5日,日本将全面取消进口伊朗石油。据外媒:印度据悉可能告知美国其不会减少对伊朗原油的进口。虽然印度顶住压力,当然也是因为缺石油,但9月6日蓬佩奥将造访印度,届时印度方面会不会改主意需要在等待。目前印度大幅减少对伊原油进口,维持年内伊朗减少120-150万桶/天出口之判断。此前,印度官方对于禁止对伊进口石油的表态一直较为暧昧,试图在美伊之间寻找平衡。虽然伊朗方面承诺为印度提供保险、海运等方面的便利,并以到岸价格支付,但进口量大幅下降仍在所难免。


如果假设美国不给任何国家进行豁免,11月以前,伊朗原油出口量可能还有100万桶/日的下降空间(印度40、欧洲40、日本20),因此届时这些国家需要寻找其他替代油种来满足需求。就原油品质上来看,沙特、伊拉克以及俄罗斯的中质含硫原油是较为理想的替代油种,后期需要关注相关国家油种OSP以及实货升贴水情况,这三个国家也是最有可能增加出口的国家,而美国方面虽然也有能力出口,但主力出口油种为轻质低硫原油。美湾虽然也有Mars、SGC等中质含硫原油,但产量有限而且还需要先满足当地炼厂的需求,因此在油种品质上做不到完美替代。


三、原油需求


因国际局势缘故以及贸易战影响,3月份之后,各国原油需求出现小幅度下滑,但即将进入第三季度9-10月淡季,欧洲,亚洲各国需求均普遍回落。


图表 17:2018年全球原油需求

 


全世界的需求量呈现季节性规律,第二季度全球需求量为97.91百万桶\天,到第三季度普遍下滑,至第四季度开会时回升。经合组织是需求量最大的组织,而中国需求量在其中占据不低的比重,中国近期受贸易战影响,需求在第三季度进入淡季,需求增长趋缓。预计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在99.44百万桶\日和100.27百万桶\日。


图表 18:全球石油需求及预测(百万桶\天)     图表 19:2018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长预期(百万桶\天)

 


3.1贸易战及经济下行导致需求下降


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表示,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了68%。加上进口的石脑油和液化石油气等折算值,认为2017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已升至72.3%。可见中国在原油需求格局占据不低的比重。


图表 20:中国原油进口量(万吨)


中国进口量呈现季节性因素基本第三季度进口开始下滑,直到第四季度开始加大进口当前7月进口量同比2017年7月的进口量小幅度回落相当,进口量在3500万吨左右。就近期需求而言,中国原油进口在前两个月下降后,7月份略有回升。但由于中国较小的独立炼油厂的需求下降,进口仍处于今年最低水平。


根据美国能源情报署(U.S..EnergyInformationAdministration)的数据,2017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每天进口840万桶原油,而美国的每日进口量为790万桶。2017年,中国56%的原油进口来自欧佩克成员国,较2012年67%的峰值有所下降,但中国仍是欧佩克及其中东成员国的一个重要市场。


事实上,俄罗斯在2016年超过沙特阿拉伯,成为中国最大的外国原油来源国,2017年向中国出口120万桶,而沙特阿拉伯的日出口量为100万桶。


此外贸易纷争全面恶化,或将是原油需求端的不堪承受之重;贸易战本身所带来的需求受损压力也已不容小视。海湾产油国巴林的石油部长此前就表示,如果贸易纷争继续延续并发展下去,那么其对能源需求的不利影响就会进一步凸显。对于中国等原油需求国来说,贸易领域的不确定性将促使国内经济尝试摆脱对进口原油的过度依赖,而改用天然气或者电力新能源来替代之以保障经济安全,同时,石油转口加工行业也会受到影响,离岸炼油活动的退潮会令全球市场的原油与成品油价差进一步扩大;因而,虽然短线油价仍受到伊朗断供风波冲击,但长远来看,供给增长迟滞会对油价产生更大压力。OPEC基于上述原因,也已提前下调了2019年全球原油需求预期


3.2季节性-核心国家需求淡季


进入第三季度9-10月淡季,欧洲,亚洲各国需求均普遍回落。9-10月为需求淡季,而第四季需求10月之后需求会回升。


图表 21:经合组织(OECD)欧洲原油需求及增速

 


欧洲国家的需求量在2018年的第二季度下滑,低于历史平均线。其次,根据2017年需求增速,预计在9-10月,需求下滑,直到10-11月开始回升。

 

图表 22:经合组织部分亚洲国家原油需求量及增速      图表 23:日本液化石油(LPG)和石油脑需求及增速


 

OECD组织的日本需求量高于历史均线值。在中美贸易战之前,需求量高于2017年的需求量,但之后出现小幅度回落。从历史均值线看出,预计9,10月需求出现小幅度回升,但需求维持稳定。


图表 24:中国原油需求及增速

 


中国的2018年的需求量围着历史均值线运行,需求量从3月贸易战开始,需求量相较于2017减少。预计9月后随着开工率上升,需求量有所回升,但需求增速较2017年趋缓。

 

图表 25:其他亚洲原油需求及增速             图表 26:印度油气需求及增速

 


印度的2018年的需求量也在3月份开始出现缓慢下滑,也因外围因素影响。不过从历史均值线看出,预示在9月份需求出现回升,但从2017年的需求增速来看,9-10月是印度需求淡季。预计9-10月的需求增速回落可能性较大。

 

四、原油价格预测


图表 27:信达证券对2018年8月17日-8月24日一周内美国原油总供应和总需求的预测(百万桶\日)

 


8月末,供需紧平衡,供不应求。因此,在8月30日,原油价格上涨至最高点,收盘69.71美元,而布油上涨至最高点77.65元。


4.1多头空头持仓量博弈相当导致价格居高不下

8月28日NYMEX轻质低硫原油(WTI原油)的商业多头持仓数量为707358份,较之前一周增加0.66%;8月28日NYMEX轻质低硫原油(WTI原油)的非商业多头持仓数量为654384份,较之前一周增加1.92%。


图表 28:商业多空头持仓量                    


图表 29:非商业多空头持仓量

 


4.2新兴市场经济风暴及美元避险导致原油利空概率加大


图表 30:WTI和标准普尔                   图表 31:WTI和美元指数

 


新兴市场货币又一次遭到抛售-一些货币跌至创纪录低点-因为人们越来越担心可能在多个地区蔓延。短期助推美元避险升值,美元与原油呈现负相关关系,美元升值对原油有利空的因素。国际原油价格周一纽约时段从稍早录得的近两个月高位跳水回落,原因在于投资者对于贸易战风险和新兴市场货币汇率动荡的担忧,依旧在推动美元汇率走强,而这反过来拖累了商品市场走势。


新兴市场国家经济风暴未停,油价涨势料难以为继;国际原油价格近期再度呈现上涨之势,主要是因为伊朗受制裁禁运导致100万桶/日产能淡出全球出口市场的预期已经提前发酵,油市前途并非一片光明,因为新兴市场持续的经济动荡状况,接下来料将拖累油价前景;分析师指出,一方面,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贬值会令以其本国货币计价的原油价格更加高企,并反过来遏制其需求增长,而另一方面,新兴市场货币危机引发的避险资金流入美元资产这一状况,会对美元汇率起到持续顶托的效果,而这对于以原油为代表的美元计价大宗商品价格也是额外的利空。


4.3 不确定因素-地缘政治增加断供风险


美国及OPEC成员国未来产量的增减幅度将直接影响到全球市场的供需平衡表。供给端方面,地缘政治因素,供给量在第三季度会增加。但第四季度,伊朗制裁后,预计第四季度,将会出现供大于求的局面。EIA预测四季度原油市场将会呈现供大于求的局面,2019年将会出现供需失衡。OPEC同样在其报告中指出了2019年市场将再次回到供大于求的格局中。原因如下:


首先“地缘政治风险仍严重偏向上行。” 11月4日截止对伊朗重启全面禁运,伊朗原油出口至少将回到16年之前的水平,受影响的原油供给将达到至少100万桶/日的水平。事态全面恶化。倘若事态全面恶化,中东地区爆发局部冲突,波斯湾原油通道受阻,那么受影响的原油供给范围将扩大到整个中东地区。


第二委内瑞拉的经济和政治危机可能导致该国的石油产量在2018年骤降近100万桶预计,随着今年接近尾声,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可能会让类似数量的伊朗出口从市场上消失。”仅这两个生产商就构成了近200万桶的实际供应缺口风险。


同时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的安全局势依然脆弱,而且即将举行的选举可能会带来更多动荡,因此,利比亚和尼日利亚每天可能会有500 KB的石油供应中断。”


预计大约供给断供合计为250万桶石油断供。


4.4供需格局变化导致价格难以上行

 



9月7日原油:受新兴市场股市跌至熊市边缘影响,纽约原油期货创下两周低点,NYMEX西德州中质原油期货下跌1.2%,报67.89美元/桶;ICE布伦特原油期货下跌0.9%,报76.59美元/桶。


8月末EIA库存降幅超预期投资者仍然担忧9月需求面(因中美贸易竞争和新兴市场经济疲软),所以EIA 和AIP库存数据稳定,降至2015年来最低水平,并未提振油价。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显示,截至8月31日当周EIA原油库存减少430.2万桶至4.015亿桶,预期减少290万桶,库欣库存增加54.9万桶。EIA称,美国8月31日当周石油产出保持1100万桶/日。原油产品四周平均供应量为2138.2万桶/日,较去年同期增加3%。上周原油出口减少27.1万桶至150.8万桶/日。


近期美国石油协会(API)数据显示,截至8月31日当周API库存减少117万桶,预期减少192.5万桶;汽油库存增加100万桶,库欣库存增加63.1万桶。API称,美国上周原油进口减少12.9万桶/日至820万桶/日。美国统计局数据显示,7月美国原油出口降至213.9万桶/日,6月为220万桶/日。周四凌晨率先发布的API原油库存仍然录得117万桶的下降,但降幅却低于多数投资者的预期,且数据同时显示汽油库存大幅增加,于是对油价并未起到提振效果


图表 32:美国商业原油库存(EIA,千桶)   


图表 33:美国商业原油库存(API,千桶)

 


 

2018年下半年国际原油市场的风险点在于贸易摩擦对于全球经济的冲击导致原油需求的下滑美国封锁伊朗出口导致的原油供给下滑,导致供需格局不确定性。这两个问题是当前困扰原油价格的主要因素,在市场中谁更占据优势谁将决定未来原油价格的走势。但就目前来看,这两方面的因素同时在发酵,并且尚未看到改善的迹象,这也是近期原油持仓以及基金净多头出现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未来,在持仓量下滑以及国际地缘政治风险的冲击下,原油价格暴涨暴跌的次数可能会更加频繁,市场波动率也会有所抬头。预计2019年年初基本面上的拐点即将要显现出来,市场的供给大幅增加将会是压垮油价的最主要因素。


首先市场一众认为石油供应中断的可能性很大,市场分析人士正在质疑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等其他主要产油国在出现导致油价大幅上涨的停产时是否有能力提高产量。沙特阿拉伯被视为拥有大量闲置产能的“唯一持有者”,尽管自5月份以来,沙特日产量增加了逾28万桶,但“仍存在一些问题,即沙特能轻易增加多少产量,以及考虑到自身的国内收入需求,它是否愿意冒价格再次萎缩的风险。”因为沙特阿美IPO上市帮助实现其估值最大化,希望推动提高原油价格期望油价达到80美元。其次,俄罗斯原油产量已经接近苏联解体后的最高水平,而中东海湾各国也已经开足马力试图补上伊朗断供的坑。


另一方面只有美国有这个能力,在油管瓶颈化解后,北美的石油产能也将再度跃升。虽然美国原油油品较中东国家油品质量低,但是也是影响油价的主要影响因素,美国增产最主要因素:美国总统特朗普11月15日的中期选举即将到来,因此要求其控制原油价格,希望在11月美国中期选举之前阻止美国燃料成本上涨,增加选民选票。


综上猜测,短期内,美国为一己之私,持续增产,而沙特作为墙头草,适度增产,而伊拉克和俄罗斯为了本国经济持续增产。此外贸易纷争全面恶化,或将是原油需求端的不堪承受之重;虽然短线油价仍受到伊朗断供风波冲击,但长远来看,供给增长迟滞会对油价产生更大压力。OPEC基于上述原因,也已提前下调了2019年全球原油需求预期


1.预计9-10月,因原油季节性影响,同时因贸易战因素影响,导致全球需求下滑。供给稍小于需求。油价震荡下行。(预计9-10月WT原油价格短期内出现下滑,在67-68美元上下波动,其次布油在75-76美元上下波动。)关注在9月11日和23日的特别会议上,OPEC会如何重新分配产能,眼下料成为投资者瞩目的焦点。


2.尤其11月4日美对伊朗制裁之前,伊朗和各进口国之间的模糊关系,导致供应不确定,预计在10月以后,油价波动异常。


3.此外,11月4日之后,按各国的增产速度,预计2018年下半年年末出现供大于求的可能性增加。之后油价因基本面而拐点下滑。油价上行承压。

 

11月4日对伊朗制裁生效之后,引发地缘危机升级,并推动油价飙升。同时未来市场的供给大幅增加也将会是压垮油价的最主要因素。有2种假设:


第一种假设:若伊朗在遭遇制裁后保持克制,那么油价后市将取决于其他产油国能否填补该国100万桶/日原油退出市场后留出的空缺。则第四季度,供应中断推高了油价(预计第四季度WT原油飚至73-74之间,而布油飚至80美元或更高),之后在各国大幅增产弥补空缺,美国攀升的原油产量,以及欧佩克(OPEC)和非欧佩克国家产量的回升,可能会在2019年年初压低油价,届时出现供大于求的局面。而后因基本面而回落(2019年年初WT原油回落至65-66美元之间,而布油回落至72-74美元之间)。


第二种假设:但是如果该国采取了封锁运油航道,或者在中东地区采取报复性军事行动这样的手段,那么油市的反向就很可能难以想象。(预计第四季度WT原油飚至73-74美元之间,而布油飚至80美元或更高,比如市场预估的90美元。)

 

五、总结

8月的各能源署显示,因7月各国开始增产,其中美国,俄罗斯,沙特以及伊拉克在不断的小幅度增产,反之,委内瑞拉,利比亚等一些新兴国家因政局动荡,国内经济不景气等缘故,原油产量增产不及预期,其中供给风险的核心因素—美国11月为伊朗发起制裁,因次,下半年原油供应端出现不确定性风险。其次,全球需求量因经济下行,以及季节性淡季,下半年年末预计出现供大于求的局面。而在接下来几个月里,在持仓量下滑以及国际地缘政治风险的冲击下,原油价格暴涨暴跌的次数可能会更加频繁,市场波动率也会有所抬头。


未来,在地缘政治影响不断发酵情况下,如果市场的供给补给缺口大幅增加将会是压垮油价的最主要因素。2018年下半年年末原油的上涨行情大概率将要终结,随之而来的将会是价格的新一轮重整。


关注在9月11日和23日的特别会议上,OPEC会如何重新分配产能,眼下料成为投资者瞩目的焦点。其次,12月新的OPEC与非OPEC的减产会议,重新部署增产情况。